韌性城市和一體化設計——新冠肺炎疫情下對城市建設的思考

2020-03-07 01:19

 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讓中國乃至全球的諸多城市重新審視起危機狀態下的公民健康與福祉、城市規劃與建設、應急治理與可持續發展,城市韌性話題也隨之回到大家的討論中。

  近年來,城鎮化浪潮下的人口流動和聚集,極大增加了城市公共衛生安全風險。面對“新冠病毒”“SARS”等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一個城市的應對表現,從側面反映出其物理空間布局是否合理、管理治理是否科學有效、社會協調是否靈活。如何讓城市在應對突發性災難時有成套的執行預案,有充分的應對措施,且事后能迅速恢復活力,是城市韌性建設需要關注的重點。

  結合實踐,我們認為,城市韌性是一座城市里的個人、社區和系統在經歷各種慢性壓力和急性沖擊下,存續、適應和成長的能力,主要包含7個特質,即反思力、靈活性、穩健性、冗余性、適應性、包容性與協同性。韌性城市的基本框架包含健康與福祉、經濟與社會、基礎設施與環境、城市領導力與策略4大維度。

  眾所周知,城市是由多個復雜系統耦合而成的超級系統,高速發展的交通和互聯網使得系統內和系統間的連接更為廣泛、復雜。因此,基于城市韌性的設計不僅要關注城市子系統各自的運行,更要關注各子系統間的相互作用與平衡。城市應立足突發事件的影響預期、承受突發事件的能力、突發事件后恢復能力、從突發事件中學習并進步的能力等,來設計并加強城市系統整體的平衡恢復能力。

  就實踐而言,城市韌性的建立是號召我們所有人通力合作和跨越各自邊界一起工作的過程,需要通過融入所有專業設計和工程領域的考量,對所有設計方向進行統籌考慮、有效整合。此外韌性城市還強調規劃技術、建設標準等物質層面和社會管治、民眾參與等社會層面的結合,以全面增強城市系統的結構適應性,從而長期提升城市整體的系統韌性。韌性城市建設為應對城市危機、保障城市安全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向,成為今后城市發展的新趨勢。

  需要說明的是,韌性城市涉及面廣,其系統構建需要由單一災害分析向多災種耦合評估轉變,由單一專業、單一部門孤軍作戰向多專業、多部門、全社會力量協同作戰轉變。韌性城市的規劃實施除傳統城市規劃設計、交通、能源、水環境等基礎設施相關主力團隊外,城市戰略、產業經濟、建筑等相關專業,尤其是公共衛生、醫療健康等跨學科領域的專業參與,不可或缺。

  現行的城市應急體系建設規劃主要針對公共突發事件發生后的應急救援,側重于災后的恢復和建設。城市韌性的構建則更具系統性、長效性,是在充分尊重城市系統演變規律前提下的戰略部署與策略應對,由被動的應急響應轉變為主動的規劃調控。韌性城市策略涵蓋長期宏觀戰略指引、近中期行動計劃以及具體工程實施方案的全過程調控。由此一來,當城市面對突發事件時,才能做到:事前有所準備、事初有效減輕、事中有力控制、事后迅速恢復。

  在參與制定韌性城市策略的項目中,我們采用了涵蓋戰略、規劃、行動方案和工程項目的綜合性方案。在整體戰略與規劃方案引領下,通過韌性城市行動工具對落實韌性城市發展戰略提出的具體保障措施、行動方案和計劃等進行評估,明確近期準備開展的行動措施,以定量化、可視化的分析方式對項目的韌性程度進行排序,幫助城市實現資金和管理資源的精準化投入,切實保障戰略與規劃目標的落實,為韌性城市建設提供全過程的把控。

  高鐵與信息時代背景下,城市的流動性得到前所未有的加強。新冠疫情突發,城市內部和城市之間高頻次、復雜化的人口流動成為制約城市應急管控的瓶頸。基于大數據、物聯網等數字信息化手段,構建城市神經網絡傳感系統,以精準捕捉人流等城市信息,接入信息互聯、數據共享的多種智慧城市監測管理平臺,對城市多維空間尺度的疫情風險進行實時監測、趨勢分析與研判等應用,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高效且精準的輔助支撐。

  韌性城市建設是提升公共安全感的重要方法,但傳統韌性城市更多面向洪水、干旱、泥石流、地震等自然災害領域,對于傳染病等公共衛生突發事件的研究和策略應對相對不足。《中國城市公共安全感調查報告(2019)》指出,除城市自然安全、食品安全、交通安全等傳統層面,公共衛生安全、社會保障安全也是構建公共安全感的重要指標。伴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公共衛生安全視角下的健康城市建設將成為韌性城市建設的重要課題,也敦促我們要從埋頭建設盡快轉型到前瞻的、綜合的、立體的、多專業整合的城市建設模式中來。


昵稱:
內容:
驗證碼:
提交評論
嘉兴福利彩票